从寓言到儿童相声两位大叔的智与哏

首页

2018-10-05

核心提示:从寓言到儿童相声两位大叔的智与哏▲金岩马春然“你们的相声,儿童都能听。 ”央视一位编导的点评,让金岩和马春然的《三把斧子》有了新的定位:儿童相声。

10月4日播出的“央视相声小品大赛”决赛,这部作品出现在了荧屏上。

从寓言到儿童相声两位大叔的智与哏▲金岩马春然你们的相声,儿童都能听。

央视一位编导的点评,让金岩和马春然的《三把斧子》有了新的定位:儿童相声。

10月4日播出的央视相声小品大赛决赛,这部作品出现在了荧屏上。

从寓言、童话中寻找框架和母题,从现实生活中寻找抓哏与表演的灵感和素材,从幼儿园和社区的实际演出中寻找问题……金岩和马春然以及他们背后的团队原本只是想创作一系列能给这个时代的人听的相声作品,没想到变成了给未来时代听的相声。

褒贬是买主,但相声创作者心里要有个谱相声的未来到底该如何。 《三把斧子》:从褒扬到讽刺《三把斧子》的故事源自《伊索寓言》。 故事中,樵夫因斧子掉入河里在河边哭泣,河神在拿出了金斧子、银斧子后樵夫不为所动,心满意足地拿到了自己的铁斧子,河神为奖励樵夫的诚信,将金银斧子均赠与他。 这则传统的关于诚信的故事,一旦变成了相声,便有了另一种味道。

原本诚信的樵夫,在相声里变成了爱贪便宜的小青年儿,逗哏金岩刻画出其各种无赖嘴脸,而捧哏的河神显然被这位青年人折腾得死去活来,毫无办法。 从原本的褒扬到舞台上的讽刺,金岩和马春然在观众的笑声中,完成了从寓言到相声的改造。

一切都是机缘巧合,谈及创作过程,金岩说在一次品欢相声会馆的相声排练中,他和马春然在聊天时提到很多题材都可以拿到台上去呈现,无意中提到《三把斧子》,几位相声演员你一言我一语,我的十万块钱掉河里了我的三把金斧子掉河里了,一个五六分钟的相声小段子就出现了。

虽说是即兴创作,但当时觉得特兴奋,好玩儿。 当时还有几分钟观众就要进场了,根本没有时间排练,但我当时状态特别好,整个段子的节奏也很明朗,所以决定就在大节目表演完之后的返场小剧目里演出,当时观众的掌声特别热烈。 小剧场里试水成功后,金岩和马春然二人对作品不断打磨,又在今年的端午节连演三场,节目的框架基本成型。

故事框架就像是一个抽屉,你可以随时把它拉开,再结合当下的热点,比如高铁占座、宝马司机打人、世界杯等,进行戏谑式调侃。 我们的目的是通过讽刺告诉大家当下的时代美好应该是什么。

让年轻人从内到外都看得懂的作品其实,《三把斧子》只是金岩、马春然所说诸多寓言童话相声里的一部。

他们还曾合演过《小红帽》《灰姑娘》等等。 而这一系列的出现,是受到了一位女大学生的启迪。

他们在2015年表演过《小红帽》,剧本是由上海戏剧学院一名女大学生写的。 当年,这位女学生在观看了品欢相声会馆的多场演出之后,对金岩说,在看《捉放曹》等传统相声时,虽然也能乐,但是仅仅是为演员的舞台效果所逗乐,至于段子内容本身,她们其实不是很明白。 这位女大学生称想看到一部年轻人可以由内而外看得懂的作品,于是就创作了《小红帽》。

起初,金岩对这个本子是怀疑的,但经过20多场的表演后,他从观众的沸腾与掌声里面明白了一件事:过去在我们的认知里面,小红帽是单纯的、善良的、可爱的,而大灰狼是坏的、丑恶的,但是时下对小红帽的解读应该是遇到困难,找不到人求助的话一定要随机应变,用自己的力量解决问题。

让他印象深刻的是在他以小红帽的装扮表演完之后,台下孩子们持续的笑声让我觉得特别欣慰,相声本就应该老少皆宜。 继《小红帽》成功后,金岩和马春然等人又表演了《灰姑娘》《三只小猪》等作品,他们发现这些题材节奏上更加明快,表现方式更加跳跃,符合现代人的生活节奏,而且技法和组织包袱的语言和传统相声如出一辙,传统相声需要四五句话组织包袱,但现在一句话或者一个表情就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 相声不能反智艺术创作是要有作品的。

现在很多相声段子不能叫作品,而是网络段子的集合,本质上是反智,相声必须要逗乐,但不能只是逗乐。

马春然说所谓的智,就是学问,是科学,是知识,是文化,一门智慧的艺术一定是与时代挂钩的,是反映当下的,是多元的。

其实金岩和马春然都不是科班出身学的相声。 金岩读书时学的经济类,马春然目前是一个IT男。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创作新相声作品的尝试。

在马春然看来,由于知识储备、文化水平和专业程度的差异,要想让整个相声活起来,就必须搭起一个清晰的故事主线,这是其一;说相声的既有专业人士,又有业余人士,相声的基本功说学逗唱和幽默感,这又是相声表演不可或缺的;将经典故事融入现代化元素,进行与时俱进的改编,需要关注社会热点,更需要有长期的文化积淀和自然科学文化知识的积累,这是其三。

为了准确把握不同年龄层的观众心理,适应当下快节奏短小精致的媒体传播,金岩所在的品欢相声会馆经常会去孤儿院、敬老院等地进行表演。 在演出的时候,我们会根据观众及时调整表演方法,给小孩儿演出不能太绷着,可能装扮上比较卡通,内容上比较童心;给老人演不能太耍着,可能加两句京剧或者用几句方言,灵活变通。 谈及未来的规划,金岩表示既要保持相声作品的多元化呈现,又要通过持续性的创新来巩固市场。

马春然希望社会力量可以反哺相声,实现跨领域、跨平台的合作。 面对相声界未来迅猛的发展势头,二人希望业界可以给相声演员更多的包容与认可、更大的创作和创新空间。

文/本报记者祖薇实习生宋豆豆摄影/刘畅(更多资讯请访问天津在线:)。